http://www.cutiegg.com

轻小说:养猫的母亲

  在一个村子里,有一个老母亲走到部队门口带着忧虑的眼神看着这座军区大楼,守门员已经几次问他进去还是走但他就是不理。只有一只小猫不厌其烦地守在旁边,老母亲时不时会摸一下猫或用折扇扇这只小猫。终于他迈开脚步进去了,小猫也形影不离的跟着。
 
一、工作不要钱
 
“你来啦老何”一位工作人员和气地说。
 
“嗯,我找王政委,他在吗?”
 
“在。”
 
老母亲一见到王政委,王政委就把她拉到一边。
 
“老娘,你又来捐钱给部队呀?”
 
老母亲摇了摇头。
 
王政委瞪大了眼睛:“那你来干嘛?”
 
“我要参加部队给军人们煮饭。”
 
“不行,坚决不行。”
 
“为什么?难道你忘了你大哥,二哥,三哥吗?”说到这里,老母亲静了下来,一幅悲伤的画面浮现在他们眼前。
 
1957年,父亲,大哥,二哥、三哥要去参军。四弟因为还小没有去。在抗美援朝时父亲被围困在敌人的包围圈里。突然有一只小猫在旁边引开了敌人,父亲才逃出来了,由于伤势严重又是拖延了时间,所以没抢救过来,而那只猫的尾巴也被打断了。
 
现在一只陪伴在老母亲旁边小猫就是那只老猫孩子。
 
过了好久,老母亲才从悲伤中唤醒过来。王政委把老娘叫醒了。母亲说:“不说了,要记得告诉部队,煮饭我不要工钱。”
 
等走出部队大门,天色已经暗了,老母亲在黑暗的夜晚里慢慢地走回去。只有一只小猫默默地陪着她回家。
 
老母亲回到家抽了两袋烟便上床睡觉了。五更天的时候,老母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他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开了门,站在门前的是王政委。她便一下子来了精神问道部队怎么说?他说可以吗?王政委激动地说。“首长说明天要来看望你,你要准备好哟!我还有事我先走了。”老母亲高兴得话都说不清。天亮了,他一切准备就绪,这时他的老牌友来了,说:“听说军区首长要来拜访你,是不是真的呀?”
 

 
“对呀,我准备去部队里为那些军人煮饭。”
 
“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说过我的儿子也去参军了,而一直没有回来,对吧?”老牌友说。
 
“对呀,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他叫陈晓坤。”
 
“对,所以我想问问那位首长。看我的儿子在哪里?”完全可以呀!等会我也把你介绍给那位首长。
 
七点了,外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声音,老母亲往外一看,呀!首长来了,他连忙打开门放起鞭炮。邀请首长。
 
进了屋老母亲先把这位老牌友介绍给首长了,并说了这个老牌又有一个儿子也去参军了。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乡了,想问问他有没有见到他儿子?
 
首长说:“哦,这样啊,可以呀,你有没有那个人的照片?”
 
“有,有。”首长一看,“哟,这不是陈晓坤吗?”
 
“真的,那太好了。首长呀,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在哪里啊!”
 
“当然可以啦!”
 
“好了,言归正传呢,是谁要去部队里煮饭呢?”
 
“我”老母亲说。
 
“哦你呀!叫什么名字呀?”
 
“我叫何秀花”
 
“多少岁呀?”
 
“75岁了。”
 
“家庭背景。”
 
“我……”
 
“报,首长有你的信。”这时,进来一个通迅员报告王宝全司令员来信,哦,知道了,说吧。”
 
这时在旁边的老母亲问首长:“他叫什么?”
 
“王宝全”
 
“什么,王宝全”
 
“对呀!”
 
“他不是我大儿子吗?”
 
“什么?何老您认识他,他可是我们其它军区司令哦”首长也吓一跳。
 
“首长你认识他吗?”老母亲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全家福相片给首长看。
 
首长看了看,不但认识王司令,也知道王宝全在抗美援越不幸牺牲了。这如一个晴天霹雳让老母亲流下了眼泪。
 
“首长觉得他不能再留下来了,所以就说了一句明天来上班吧。”
 
二、炊事班的小伙
 
第二天老母亲来到了炊事班,炊事班的人对她很好,呃,其中有一个男的也是40多岁。他煮饭最好吃了,老母亲又想到了他的。三儿子。因为儿子的煮饭是最拿手的了。
 
突然附近那只猫跑来。常在老母亲的脚底下喵喵叫,老母亲觉得她是发现了什么就跟着他和自己的儿子非常像。便问: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 
“我叫王民生”
 
“唉、不是我儿呀”
 
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老母亲一见到那个小伙子就想哭。一次,老母亲正在躲在墙角哭。你那个小伙子看见了,看见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。咦?他心想“那是不是我的照片呐?”于是他走进了看了看。的确是我的照片,难道他是我娘吗?于是他就跟老母亲说了他的身世
 
我是一个从王家出来的人。名叫王宝重,因为我在参军的路上被敌人通缉,是农民老乡救了我、就改名为王民生。
 
“儿啊,我的儿啊!什么也不要说了,我们一起回家。”
 
走出了军营,一路小猫高兴地跳着、咪咪地叫着,老母亲的一家终于团聚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